首頁 論壇 問答

設為首頁 | 網站地圖

幼教網二維碼

Menu
中國幼教網 中國幼教網二維碼

讓幼兒園教師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

時間:2018-03-08 15:59來源:中國幼師網 點擊:
近日,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范大學劉焱教授在全國政協會議小組討論上的發言,引發了熱議。劉焱教授對《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學前教育的表述談了自己的看法,其中“切實提高幼

  近日,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范大學劉焱教授在全國政協會議小組討論上的發言,引發了熱議。劉焱教授對《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學前教育的表述談了自己的看法,其中“切實提高幼兒園教師的地位和待遇”“讓幼兒園教師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等觀點,令全國幼師無不為之振奮激昂。

  “我們要相信和信任大部分幼兒園老師是敬業的、熱愛孩子的。我們也要體諒幼兒園老師工作的不容易。我們應當從正面倡導不同群體之間的互信合作、互敬互諒、和諧相處。”劉焱說,通過技術化手段加強監管,只是保障幼兒權益的輔助手段,不能作為今年學前教育工作的主要內容。

  3月6日,在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北師大教育學部教授劉焱在政協會議小組討論上的發言,引發了全國幼教工作者的熱烈議論。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在談到學前教育時,這樣來定位學前教育的發展任務:“要多渠道增加學前教育資源供給,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加強對兒童托育全過程監管,一定要讓家長放心安心。”對此,劉焱認為,通過技術化手段加強監管,只是保障幼兒權益的輔助手段,不能作為今年學前教育工作的主要內容。

  劉焱表示,“我們要相信和信任大部分幼兒園老師是敬業的、熱愛孩子的。我們也要體諒幼兒園老師工作的不容易。我們應當從正面倡導不同群體之間的互信合作、互敬互諒、和諧相處”。

  為此,她建議或者可以刪掉“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加強對兒童托育全過程監管,一定要讓家長放心安心”這句話,或者把這句話修改為:“要多渠道增加學前教育資源供給,加強幼兒教師隊伍建設,多途徑提高和監管幼兒園教育質量,一定要讓家長放心安心。” 劉焱

  劉焱,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范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學前教育工作委員會委員。

  以下為劉焱在全國政協小組會上的發言觀點摘要——

  學前教育資源、尤其是普惠性教育資源仍然嚴重不足,不能滿足人民群眾對于送孩子就近上“好幼兒園”的需要。

  要辦讓家長放心安心的學前教育,治本之道不是去安裝攝像頭,而是切切實實提高幼兒園教師的地位和待遇,讓他們擁有職業的尊嚴和自豪感,珍惜自己的崗位和工作;增強幼教行業的社會吸引力,能夠讓更多愿意從事教育工作的優秀學生投身幼教事業。

  長期以來,幼兒園教師往往被看作帶孩子的“保姆”,入職門檻低;工作的專業性沒有得到社會的尊重與認同,待遇普遍偏低,缺乏職業的社會吸引力。

  低工資水平,必然只能招來低水平的、不合格的教師;即使招進來了,也留不住,教師的流失率高,穩定性差。

  我們要相信和信任大部分幼兒園老師是敬業的、熱愛孩子的。社會、家庭和幼兒園必須互信合作,才能更好地營造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長的環境。

  以下為劉焱在全國政協小組會上的發言全文。

  我想就《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學前教育的表述談一點看法。

  我從2008年到全國政協,十年了。在這十年中,親身經歷了學前教育從幾乎沒有人提及的話題,變成今天兩會很多代表委員們在談論的社會熱點問題,親眼目睹了在這十年間我國學前教育取得的跨越式的、令世界矚目的進步與變化。學前教育由冷到熱,取得的發展成就,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在這十年間取得的偉大成就,反映了黨中央對兒童工作、教育工作、民生問題的高度重視。在最近這五年中,習總書記在對江西等省的視察中多次指出要重視學前教育,發展普惠性幼兒園。十年來對學前教育的財政投入,可以說在共和國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前一階段發生的一系列虐童事件,引起了習總書記和中央領導同志的高度重視。教育部牽頭、九部委聯合開展了學前教育國家調研。我也參加了其中兩個省份的調研。學前教育的發展現狀,可以說是成績與問題并存,喜憂參半。但是,我們有信心,在以習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在全社會的共同努力下,我們一定能夠解決這些問題,進一步推動我國學前教育事業發展更上一層樓,辦好讓人民放心滿意的學前教育。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在談到學前教育時,這樣來定位學前教育的發展任務:“要多渠道增加學前教育資源供給,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加強對兒童托幼全過程監管,一定要讓家長放心安心。”對這幾句話,我的理解是:

  第一,2010年以來,我國學前教育雖然取得了巨大的進步,入園難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但是,學前教育資源、尤其是普惠性教育資源仍然嚴重不足,不能滿足人民群眾對于送孩子就近上“好幼兒園”的需要。這種需求與資源之間的矛盾,正是習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的反映。“多渠道增加學前教育資源供給”正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到2020年,普惠性幼兒園占比要達到80%。

  第二,“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加強對兒童托幼全過程監管,一定要讓家長放心安心”,顯然是對前一階段一系列虐童事件的回應。學前教育的對象是正處于身心發展特殊時期的嬰幼兒,保護他們的生命安全與健康,促進他們的身心健康成長,是政府與每一個學前教育工作者的共同責任。“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加強對兒童托幼全過程監管”,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讓家長放心安心”。但是,僅僅通過這種監管手段,是否就能夠真正辦出讓人民放心、滿意的學前教育?這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通過技術化手段加強監管,只是保障幼兒權益的輔助手段。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把它作為辦好“讓家長放心安心”的學前教育的手段來提,不是很妥當,建議修改。理由如下:

  第一,要辦讓家長放心安心的學前教育,治本之道不是去安裝攝像頭,而是切切實實提高幼兒園教師的地位和待遇,讓他們擁有職業的尊嚴和自豪感,珍惜自己的崗位和工作;增強幼教行業的社會吸引力,能夠讓更多愿意從事教育工作的優秀學生投身幼教事業。

  現在,家長對于幼兒園的期望,不僅僅是“看護”或提供“托幼服務”,而是對孩子進行學前教育,為孩子今后的發展奠定良好的基礎。“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教育大計,教師為本。”要辦好人民滿意的學前教育,真正讓家長放心安心,最根本的是要建設一支“高素質善保教的教師隊伍”。

  我國幼兒教師隊伍的現狀是數量不足、素質不高、待遇偏低,已經成為當前制約我國學前教育健康發展的瓶頸問題。“數量不足”、“素質不高”、“待遇偏低”,這三個特征多年來相互作用,已經成為環環相扣的因果循環鏈。打破這個循環鏈,才能建設一支“高素質善保教的教師隊伍”。

  尊重和認同幼兒教師工作的專業性,切實提高幼兒教師待遇,是打破這個循環鏈的癥結。幼兒園老師是孩子走出家門后遇到的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任教師”。幼兒園老師對待孩子的態度、對問題處理的方式方法等等,可能會影響孩子的個性形成與發展,在孩子的成長歷程中留下深刻的印記。一個專業化的幼兒園教師,不僅要會帶著孩子唱歌跳舞做游戲,更重要的是,要能夠從孩子的言行舉止中讀懂孩子的需要、興趣、想法,能夠因人施教;要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從小培養孩子各種良好的習慣;在與伙伴共同活動中,培養孩子友好相處、交往、合作的能力;要能夠利用周圍環境中的事物與現象、玩具和童書等啟迪幼兒的智慧,鼓勵孩子的探索、想象和創造;要能夠管理好班級,培養幼兒在集體中生活、活動的興趣和能力;要能夠科學護理幼兒的生活,及時地發現幼兒在食欲、睡眠、情緒等方面的變化,有針對性地采取適當的措施。一個專業化的幼兒園教師,既要掌握有關幼兒保育方面的知識技能,也要掌握幼兒教育方面的知識技能;既要尊重熱愛幼兒,也要能夠合理要求幼兒。能教大學生的大學教授,不見得教得了這么小的孩子。一個專業化的幼兒園教師,要像兒童心理研究者一樣與幼兒相處與交往,也要像教育家一樣去思考教育的方法與策略。

  但是,長期以來,幼兒園教師往往被看作帶孩子的“保姆”,入職門檻低;工作的專業性沒有得到社會的尊重與認同,待遇普遍偏低,缺乏職業的社會吸引力;學習成績好的學生不愿意報考學前教育專業或學校,學前教育專業或學校缺乏好的生源;幼兒園也很難留住好老師,教師隊伍流動性大。

  一些幼兒園舉辦者以為辦幼兒園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只要配上幾張桌椅板凳,招幾個幼師,看著孩子,教孩子唱唱兒歌、認幾個字就可以把幼兒園辦起來。為了最大限度獲得利潤,壓縮辦園成本,往往用極低的工資聘用完全沒有受過專業教育、或者僅僅受過非常有限的專業訓練、剛步入社會的學生(主要是年輕的女孩)充當幼兒園教師。當這些完全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和專業準備的年輕女孩走進幼兒園教室,面對幾十個活潑好動的孩子,頓時手足無措,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樣才能讓這些孩子安靜下來。為了管住孩子,使出哄、騙、威嚇,甚至針扎等招數也是在所難免。

  低工資水平,必然只能招來低水平的、不合格的教師;即使招進來了,也留不住,教師的流失率高,穩定性差。在這種低工資水平的狀態下,整個行業的專業化水平得不到提升,行業缺乏社會吸引力。

  現在只有少數公辦幼兒園在編教師的待遇基本上能與當地小學教師持平,大部分教師(包括公辦幼兒園非在編教師和民辦幼兒園教師)待遇很低。(北京:大概普遍水平是3000-4000元,越往下走越低,到鄉鎮,基本就是1000-1500元,很多還沒有任何保險)。幼兒園教師待遇整體偏低問題已經成為障礙我國學前教育健康發展、影響幼兒園教師隊伍建設的一個重要因素。

  一期二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在幼兒教師隊伍建設上的投入主要是教師培訓。到現在為止,第一輪全員培訓應該已經基本完成。但是,教師待遇偏低、師資流失的現象并沒有得到根本改善,虐童事件仍然屢屢發生。可見,僅僅在培訓上下功夫,不提高幼兒教師待遇,效果可能不是很好。

  要辦好讓人民放心、滿意的學前教育,必須建設一支“高素質善保教的教師隊伍”,不僅要加強教師教育,也必須重視提高幼兒園教師的地位與待遇,讓“幼兒園教師”與中小學教師一樣,也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

  第二,我們要相信和信任大部分幼兒園老師是敬業的、熱愛孩子的。社會、家庭和幼兒園必須互信合作,才能更好地營造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長的環境。“和諧”是這次修憲要在多處加進去的兩個重要的字。家庭和幼兒園的互信合作,就是學前教育領域的“和諧”。

  想象一下,如果家長對幼兒園和幼兒教師抱著基本不信任的態度,每天孩子回來以后,就里里外外地查看孩子身上是不是有針扎的跡象,反反復復地問孩子“今天老師打你了沒有?”對孩子有好處嗎?孩子能夠對幼兒園、對老師、最后對社會形成信任感、安全感嗎?

  我們也要體諒幼兒園老師工作的不容易。我們自己在家里帶孩子,可能不要多長時間就煩了,給他一點玩具,“你自個兒玩去吧!”幼兒園老師,每天從早到晚,8-10個小時面對幾十個孩子,工作的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現在很多地方都有攝像頭。中小學、大學的教室都有。但是,中小學、大學老師,都是上完課就走,不會像幼兒園老師那樣,整天和孩子在一起,這么長時間在攝像頭下工作是個什么體驗,大家可以換位思維,設身處地想一想。

  我們應當從正面倡導不同群體之間的互信合作,互敬互諒,和諧相處。

  第三,通過技術化手段加強監管,只是保障幼兒權益的輔助手段。不能作為今年學前教育工作的主要內容。難道今年我們發展學前教育的任務就是到每個幼兒園去裝攝像頭,360度無死角對每個幼兒園班級進行監控嗎?

  所以,我建議或者刪掉“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加強對兒童托幼全過程監管,一定要讓家長放心安心”這句話,或者把這句話修改為:“要多渠道增加學前教育資源供給,加強幼兒教師隊伍建設,多途徑提高和監管幼兒園教育質量,一定要讓家長放心安心。”

頂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快乐赛车全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