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論壇 問答

設為首頁 | 網站地圖

幼教網二維碼

Menu
中國幼教網 中國幼教網二維碼

教育和財政會議為幼兒園說了哪些話?

時間:2018-05-04 15:51來源:中國青年報 點擊:
018年3月3日—3與15日,全國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和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將相繼召開。針對正處于政策改革風口浪尖的幼兒園,我們可能會聽到哪些聲音呢?兩會前期,財政部、教

  2018年3月3日—3與15日,全國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和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將相繼召開。針對正處于政策改革風口浪尖的幼兒園,我們可能會聽到哪些聲音呢?兩會前期,財政部、教育部和北京大學共同設立的北大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針對我國當前學前教育的辦園體制、質量、監管和成本分擔4個方面召開了一整天的討論會議,會議“得到了教育部和財務部的大力支持”。

  參會者由學前教育的學者、地方教育行政部門的代表,以及公辦和民辦的幼兒園園長等不同身份、不同角度的人員組成,參會者暢意直言,熱烈討論了許多尖銳問題。幼兒園教育政策

  “360度無死角的監控方式”,實際上“效果很有限”。

  北京民辦幼兒園日日新學堂的創始人王曉峰說,“如何切實地避免我們的孩子受到傷害,這是一個難題,僅僅靠政府的監管,很難做到位。作為一位家長,作為一位家長辦學者,我認為只有充分開放社會資源,發揮家長在幼兒園建設中的作用,才能從根本上改善這一問題。”

  他認為,比起肢體暴力,幼師的態度和情緒等冷暴力,對孩子心靈造成的傷害更甚,“監控也無濟于事”。幼兒園教育政策

  “公辦幼兒園被教育部門培訓得‘惡心’了。”

  “民辦幼兒園的老師想被培訓都沒有機會。”

  “第一次實行網上招生的時候,幾分鐘就招滿了。第二天,沒搖到號的家長們把幼兒園的大門都堵了。”這家公辦園園長感慨。

  對于這種現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研究部副研究員佘宇的解釋是,目前的教育財政投入,主要集中在城市或縣鎮公辦園、機關園,尤其是優質示范園。

  作為民辦園園長,王曉峰也覺得,開放給公辦幼兒園的教育資源太多了。他注意到,2011年,廣東省政府8所機關公辦園,獲得了6863萬元財政撥款,遠超民辦園的投入。很多公辦幼兒園“每年都在發愁錢怎么花出去”,與此同時,大量的民辦園捉襟見肘,“形成了巨大的資源浪費”。

  這些資源不僅僅指財政資源,還包括教育培訓等各式各樣的資源。幼兒園教育政策

  “校舍在,孩子在,老師沒了。”

  會議上展示的研究結果也顯示,大量民辦幼兒園,由于缺乏來自教育財政的成本分擔,使得這些幼兒教師一邊承擔著繁重的工作量,一邊拿著極低的工資。

  甚至,一些基層的公辦幼兒園都很難留住素質較高的老師。一位與會學者談起自己調研經歷時說,他發現許多農村的公辦幼兒園,“校舍在,孩子在,老師沒了”。

  不止一位民辦園園長在這次論壇上呼吁,開放更多的社會資源給民辦幼兒園,比如財政投入,比如師資力量,比如對土地或房產的使用。

  有些在一線城市辦園的民辦園長,好不容易把幼兒園辦成了,房租卻漲了,不得不重新尋找辦園地點。

  在中部某一個縣,縣政府以沒有土地使用證為由,拆除了41所民辦幼兒園,讓不少辦學者擔心自身的處境。有學者推測,此舉實際上是為了提高當地公辦園的占比和招生人數。

  國家統計局《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統計監測報告顯示,2016年,全國共有學前教育學校24萬所,其中,公辦幼兒園僅有城市1.74萬所,農村6.82萬所。

  無論是辦園數量,還是在校幼兒人數,民辦幼兒園占比都超過了一半。其中,大部分民辦園,都是規模較小的地方性運營商。只有少部分民辦學前教育機構,打造出了特有的品牌,形成教育集團并開始擴張。

  如果將目前中國幼兒園的整體狀況比喻成一座金字塔,立在塔尖的是高品質民辦幼兒園,中間夾著一層公辦幼兒園。塔底最大一部分空間,被低層次的民辦幼兒園所占據。幼兒園教育政策

  圖片來源:青苗薈幼兒園

  “給民辦機構、多樣化需求留出空間。”

  佘宇從入園問題到幼教人員問題,談自己的應對建議。“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并不意味著政府要直接提供公共服務。應當給民辦機構、多樣化需求留出空間。”

  他認為,政府在學前教育中,更重要的意義在于監管、托底保障和提供資源。而公辦園和民辦園哪個占主體,“或許不是關鍵所在”。

  張燕在報告中提到,政府往往傾向于,給原本已經很優質的公辦園增添更多硬件設施。與此同時,多元化、多樣化的幼兒教育,卻正在面臨著生存困境,“民辦教育受擠壓,自辦園遭取締”。

  在場的幾位學者都認為,對學前教育的財政投入,應當“雪中送炭”,而不是“錦上添花”。應當優先投向人力資源,保障幼兒園教師的地位和待遇,最終才能促進質量的提升。

  “公辦園的生均辦園成本,遠高于民辦園。政府財政在優質幼兒園中的成本分擔比例高,而在普通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中的分擔比例極低。這不利于促進學前教育的公平,也不利于學前教育發展的效益。”宋映泉指出,“政府的責任,是保障弱勢群體進入有質量的幼兒園,而不是擴大不公平。”

  馮曉霞同樣也強調了“雪中送炭”。但她也認為,從學前教育的公共服務性質來看,如今我國的民辦園,在幼兒園總體結構中所占比例過高,這其實并不合理。幼兒園教育政策

  “政策是為了讓兒童更好地成長,而不僅僅是為了管理”。不同身份、不同角度的人員慷慨直言,表達了各自的思考與訴求。兩會開幕之際,正處于政策風口浪尖上的幼兒園行業,必將持續受到關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快乐赛车全天精准计划